業內專家認爲鋼企兼並重組提高産業集中度勢在必行

友發鋼管集團——連續14年位列中國企業500強    丨    2019.10.22    丨    532

産業集中度是保證市場平穩的決定因素,建立在高産業集中度上的大型優勢企業決定著一個國家的經濟競爭力。我國作爲世界*鋼鐵大國,行業內面臨的諸多問題無不與産業集中度低有關。業內專家認爲,當前,世界第五次大規模鋼鐵兼並重組潮正在我國興起,客觀上“大鋼企時代”已經到來。以提高産業集中度爲目的的兼並重組,已成爲鋼企的必然選項。

産業集中度是保證市場平穩和供需平衡的決定因素。據國外專家研究,一國某個行業前四家企業産業集中度低于40%,市場就會出現過度競爭,供求關系和價格也會隨之大幅度波動。美國前四家鋼企産量占全國65%,按此統計口徑,日本是75%,歐盟是73%;韓國前2家鋼企産量占全國的85%,其中浦項一家占65%。在這些國家,當鋼材生産供大于求時,都可以通過限産和協調價格實現再平衡,價格不會大起大落。

全聯冶金商會副秘書長、河北省冶金行業協會副會長宋繼軍說,産業集中度高、規模大的優勢企業還決定著整個國家的經濟地位。無論工業發達國家,還是新興工業化國家,都有一批支撐國民經濟的優勢企業,尤其是産業集中度高、規模大的優勢企業,既是行業王牌和主力軍,又是國民經濟實力和國際競爭能力的保證。有索尼、豐田、新日鐵的支撐,日本成爲世界經濟強國;有三星、浦項鋼鐵,才使韓國走向世界。國家之間的經濟競爭,首要抓住優勢産業和優勢企業這個“關鍵少數”。

宋繼軍認爲,近年來,我國鋼鐵産能雖已壓減不少,但産能過剩仍然存在。當前,鋼鐵市場撲朔迷離,運行不穩且高位波動,行業對産品價格和過度競爭調控力低,重複建設仍較嚴重,不能主導國際市場競爭,抵禦金融危機等風險能力低,鋼鐵工業實現轉型升級、高質量發展遭遇瓶頸,這些無不與産業集中度低直接相關。推動鋼企兼並重組,提高産業集中度,發展大公司集團,事關産業發展和國民經濟全局。在去産能背景下,鋼鐵行業已經走到必須用兼並重組推動企業環保治理以及産品結構、工藝技術裝備綜合配套結構和産業布局結構調整的新階段。

宋繼軍說,提高産業集中度也是鋼企自身發展需要。結構良好的産業布局,尤其是合理的産業集中度、企業規模實力的持續壯大,是企業資源利用、環境以及産品工藝技術經驗不斷積累、開發和創新的前提條件。同時,提高産業集中度,還有利于企業環保綜合治理、發展循環經濟,建立專業化分工與協作體系,拉長延伸産業鏈;有利于優化資源配置和生産經營協調,*大限度地提高資源利用率和效益;有利于大力采用新技術和新設備,實現企業科學管理;有利于從總體上解決長期存在的重複建設問題;有利于調整優化生産與市場的布局。提高鋼鐵産業集中度,規模越大越容易帶來規模效應、規模報酬。一是可以降低原材料采購成本、管理費用、單位成本;二是使企業在國內外原料和成品兩個市場上取得更大優勢和話語權,分享占領更多的資源和更大的市場。

因此,一些大鋼鐵公司爲追求更大規模效應,不遺余力進行跨國結盟,通過並購重組形成鋼鐵巨頭。世界鋼鐵工業發展史就是鋼鐵産量向大集團公司集中的曆史。100多年來,世界鋼鐵工業共經曆五次大規模並購重組潮,每次都産生屬于那個時代的巨型鋼企。*次發生在20世紀初的美國,産生世界*鋼廠—美國鋼鐵公司;第二次發生在上世紀70年代的日本,新日鐵並購重組住友金屬、日新制鋼等企業,進入全球鋼企前列,並保持國內*、全球第二的地位;第三次發生在上世紀90年代末本世紀初的歐洲,造就擁有4600萬噸鋼的全球*大鋼企—阿塞洛;第四次是本世紀以來米塔爾橫跨北美、南美、歐、亞、非的並購重組,重組阿賽洛,一舉成爲全球鋼鐵巨霸,年鋼産量1.1億噸,産能達1.5億噸。

第五次發生在近兩三年來的中國。河鋼集團以4400多萬噸鋼規模在國外擴張,收購賽爾維亞鋼廠。河北民營鋼企在省內外調整布局、兼並重組,形成德龍、縱橫、冀南、金鼎、津西、敬業、燕鋼、九江等8家1000至3000萬噸的鋼鐵集團,震動全國鋼鐵業界。寶鋼與武鋼聯合重組爲寶武鋼鐵集團。民企江蘇沙鋼兼並東北特鋼。建龍通過兼並重組,在山西、東北迅速擴張到3000多萬噸。福建鋼企也布局兩家1000多萬噸的鋼鐵集團。方大兼並重組27家企業。這一兼並重組態勢仍在全國範圍內延續,客觀上“大鋼企時代”已經到來。

以上五次大規模並購重組提高産業集中度,分別打造和確立了美、日、歐、韓、中在相應曆史時期的世界鋼鐵強國地位,其國際競爭力明顯提高。韓國浦項鋼鐵正是有了高度的産業集中度,從1986年建廠至今30多年,經營業績不曾因市場變化出現較大波動,鋼鐵主業始終保持強勁盈利能力,人均産鋼1700噸,是世界上*好的水平,韓國總統曾爲浦項題詞“鋼鐵顯國威”。

宋繼軍認爲,世界鋼鐵業發展曆史經驗表明,鋼企做優做強必須建立在“規模大”之上,“規模就是生産力”“産業集中度是競爭力”“兼並重組是硬道理”。只有具備一定規模,做大做強,才能在與外國大公司的競爭中具備發言權、發揮影響力,面對經濟風險時,也有更大的抵禦能力和回旋余地。當前,國內鋼鐵工業已發展到必須以兼並重組推動鋼企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以提高産業集中度爲目的的兼並重組,勢在必行。